彷彿血管與皮膚,心臟與肋骨。

beta他心裡苦 by 晏十日

文案:

beta也想找個又高又帥一米八丁丁大的男朋友!

小短篇~ 


相關文:alpha他不開心 by 晏十日 

  第 1 章

  1

  佟小桐是個小beta,開一家寵物旅館,幫顧客在沒空的時候照顧寵物。他長得端正,做事仔細,客人都放心把寵物寄養在他家。

  寵物旅館的名氣漸漸傳開,旅館的生意走上了正軌,佟小桐高興之餘,還有個小遺憾。

  春天到了,貓都發情了,他什麼時候才能找到一個又高又帥的男朋友啊?

  2

  又高又帥的男人出現了。

  他養著一隻哈士奇,工作很忙,隔三差五就出差,出差的時候就把哈士奇送到店裡來。

  3

  由於這個客人經常來店裡,佟小桐本來就躁動的心,像小鹿一樣歡快地跳了起來。

  佟小桐藉著聊寵物經的機會,套出了這個又高又帥的客人的名字。

  翟群。

  順便也知道了哈士奇的名字。那隻哈士奇叫伊麗莎白。

  不愧是男神養的狗,一聽就是汪屆女王。

  「你說他是不是暗戀我?」佟小桐理智地分析,「哪有人隔三差五就出差?分明是看上了我的美貌。」

  店員阿仁:「不要說的你有這種東西似的。」

  佟小桐:「這個月獎金減半。」

  阿仁特別誠懇地說:「你聽我說完,你怎麼能用這種膚淺的形容詞形容自己?美貌是形容凡人的,而店長你,已經超越了天人。」

  佟小桐納悶:「這麼說我是女媧後裔啊。」

  阿仁:「那必須的,和那些泥巴捏的土人兒完全不一樣,要不怎麼能一點味道都沒有呢?」

  佟小桐沉默下來。

  他是個沒有信息素的beta啊。

  翟群是alpha,alpha的cp總是omega,散發著各種誘人味道的那種。

  阿仁:「店長,beta和alpha是沒有前途的,你想開點。」

  佟小桐感動地點頭:「這個月獎金沒了。」

  「……」阿仁痛心疾首,「我都是為了店長你好呀。」

  佟小桐也痛心疾首:「我也是為了你好啊,每次發完獎金你就去浪,小心鐵杵磨成針啊!」

  阿仁又驚又怒:「你你你你……」

  佟小桐無辜:「這是店長作為一個成年人的忠告。」

  「你沒跟小美亂說吧,我只是有閒錢的時候去酒吧喝幾杯而已!」阿仁緊張地問,又振振有詞地這麼解釋。

  佟小桐笑嘻嘻:「哦,只是喝幾杯啊。酒吧omega多不多啊?」

  阿仁:「哪有omega會去酒吧啊!」

  佟小桐:「觀察得很仔細嘛。」

  阿仁回過味來:「你是怎麼知道我去酒吧的?」

  佟小桐:「我有第三隻眼啊。」

  阿仁:「真的嗎,我來看看在哪裡。」

  阿仁撲上來抓住佟小桐,撓他腰,佟小桐的腰是禁區,頓時尖叫起來。

  阿仁「嘿嘿」一笑,搓搓手,正志得意滿,忽然被人拎了起來。

  又高又帥的客人皺眉瞪了他一眼,扶起笑趴在地上的佟小桐。

  佟小桐臉上紅潮未退,又立刻湧回來。

  「翟先生,來領伊麗莎白嗎?」

  翟群:「不,看看它,待會就走。」

  「跟我來吧。」佟小桐偷偷揉了揉臉,讓自己臉上熱度下去一點。

  翟群跟佟小桐走之前,看了阿仁一眼。阿仁腿一軟。

  那一剎那,alpha的信息素冷冰冰朝他壓來,讓他幾乎喘不過氣來。

  4

  翟群又出差了,佟小桐接連半個月看不到帥哥,十分空虛。

  「今天晚上一起去酒吧high吧。」佟小桐向阿仁提議。

  阿仁義正辭嚴:「我是那種喜歡出去玩的人嘛!」

  佟小桐:「老闆我請客。」

  阿仁:「那必須是啊。走走走。」

  5

  來酒吧獵豔的不少,但是大部分都是一夜情。佟小桐和阿仁坐在角落裡,小口喝著銳澳。

  阿仁鄙視:「這能算喝酒嗎?」

  佟小桐苦著臉:「所以酒有什麼好喝的!」

  阿仁是個酒痴,每個月的零花錢都用來喝酒了。為這個,小美還追殺到店裡過。

  阿仁搖晃著杯中金黃的液體,打了個酒嗝:「老闆,你還年輕啊。」

  佟小桐捶了他一記,起身去上廁所了。

  上完廁所出來,有個男人跌跌撞撞地衝進來抱著馬桶一通狂吐,衛生間裡頓時瀰漫了一股惡臭。

  同時又有一股alpha的冷冰冰的信息素味道。

  佟小桐捂著鼻子,急忙要走,被人一把抱住腰:「別走,別離開我。」

  6

  佟小桐頭疼地看著纏上來的腿部掛件,指揮阿仁:「快把他拉走啊。」

  阿仁目光渙散:「你你說什麼?」

  佟小桐冷靜地說:「再不過來酒錢自己掏哦。」

  阿仁一抖,立刻精神抖擻地衝上來,吭哧吭哧把男人往外拉。

  片刻後。

  阿仁氣喘如牛地攤在地上:「老闆我盡力了。」

  和成年alpha比起來,beta力氣真是太小了。

  兩個人吭哧了半天,也沒辦法甩開這個牛皮糖。

  佟小桐只好拖著男人回了家,為了彌補損失,他從男人錢夾裡掏出信用卡結了賬。

  7

  章浩宿醉醒來,頭疼欲裂,才動了動,就發現自己懷裡抱著一個男人。

  他一下子清醒了,鬆開手,退出好遠。

  佟小桐被他的動靜驚醒,眼睛都沒睜,不耐煩地說:「醒了就該回哪回哪,你住宿費我已經在你卡上劃了,出門別忘了鎖門。」

  勉強說完又睡死過去。

  不管是誰,照顧了一整晚醉鬼都不會有好脾氣。

  章浩厭惡地皺了皺眉,起身去撿衣服,卻發現衣服皺巴巴地扔在地上,散發著一股惡臭。

  章浩:「喂,這怎麼穿?」

  佟小桐:「zzZZZ」

  章浩把他抓起來搖他,佟小桐氣炸了,抬手就是一巴掌。

  章浩捂著臉不敢置信:「你打我?」

  佟小桐睡眼惺忪:「你誰啊。」

  章浩不屑:「過夜費都那麼自覺地拿了,還問我是誰?」

  門鈴響了,佟小桐打著哈欠去開門,章浩尾隨。

  「把我衣服送去乾洗。」他這麼說,「像你這種人,應該很懂照顧人吧。」

  佟小桐一頭霧水:「你衣服關我屁事,別逼逼,趕緊走人。」說著拉開門,一張帥臉閃花了他的眼。

  翟群:「……」

  佟小桐一下子清醒了,痛哭流涕地想,媽呀他臉沒洗牙沒刷,頭髮亂得跟雞窩似的,就這麼見了男神。

  章浩看了一眼翟群:「送外賣的?」

  翟群手上拎著早飯。

  翟群看了一眼章浩半裸的上半身,又看了一眼佟小桐身上皺巴巴的衣服。

  佟小桐:「!」

  佟小桐:「翟先生,你怎麼來了,快進來坐。」

  「我看你店裡沒開門,就來了,地址是你給我的。」翟群道,「以為你生病了。」

  他又掃了一眼章浩,目光不言而喻。

  佟小桐看了一眼杵在那的章浩,差點暈過去,這種半裸的樣子,分明是事後的狀態啊!

  佟小桐:「你怎麼還沒走?!」

  章浩拎著手上蔫噠噠的衣服,冷笑:「這麼著急接下一個客人?」

  翟群面色稍緩:「他也是寵物旅館的客人?」

  章浩:「?」

  佟小桐扶額。

  8

  佟小桐把昨晚章浩是怎麼纏著他回家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,章浩冷著臉說不可能,佟小桐就把錄下來的視頻給他看了。

  當他傻呀,肯定得保存證據,不然遇到碰瓷的怎麼辦。

  章浩看了那個視頻,臉色更臭了。

  「既然是誤會,我送送他。」翟群道,「走吧,章先生。」

  9

  佟小桐等了半天,翟群才回來。

  佟小桐擺開早飯,感動地說:「翟先生,你真是個好人。」

  翟群看到他精神奕奕的樣子,嚴厲道:「你一直都這麼沒有安全意識嗎?萬一那個人心懷不軌,你覺得你能反抗他嗎?」

  佟小桐乖乖受訓,小聲辯駁:「我看了他身份證,百度到他了,他是個總裁呢。」

  翟群更加嚴厲地說:「總裁就不會是壞人了?他是不貪錢了,要是他圖色呢!」

  佟小桐摸了摸自己的臉,不好意思地說:「我也沒那麼好看啦。」

  翟群:「……」

  10

  當天,翟群強行把伊麗莎白留在了佟小桐家。

  「伊麗莎白對alpha的信息素很敏感,如果再有alpha出現在你家,它會保護你。」

  佟小桐:「這樣不好吧。」

  「我會和在旅館的時候一樣付給你錢的。」

  翟群說,匆忙地趕飛機去了。

  11

  「兒子,來,叫媽。」佟小桐對伊麗莎白道。

  伊麗莎白:「汪。」

  「乖。」佟小桐喂了它一粒牛肉粒,又把偷拍的翟群的照片翻出來給它看,「這個叫爸。」

  伊麗莎白:「汪汪。」

  佟小桐心里美得不行,抱住伊麗莎白一頓狂揉。伊麗莎白溫順地待在他懷裡,眼睛直勾勾盯著茶几上扔著的牛肉粒。

  12

  「汪汪汪。」

  佟小桐要去一家公司接一隻茶杯犬,伊麗莎白在旁邊吵著要跟去。

  客人是下午臨時要出差,來不及自己送店裡來,偷偷摸摸把茶杯犬帶到公司,請他過去接一下。

  佟小桐看伊麗莎白吵得歡,說:「那你乖乖坐車裡,亂跑的話媽就給你爸打電話告狀。」

  「汪。」伊麗莎白同意了。

  13

  章浩沒想到竟然在公司再見到那個小beta。

  他一哂:「你怎麼在這?」

  佟小桐也正鬱悶,說好的總裁都坐總裁專屬電梯呢,怎麼這麼巧就遇上了?

  章浩撐在牆上打量他:「來找我的?是要追加尾款嗎?」

  佟小桐不想被他壁咚,但推了半天,沒能推動他。

  章浩:「上次去你家送早飯的是你男朋友?」

  佟小桐:「關你屁事。」

  章浩嗤笑,憐憫地說:「想來也不會有alpha看上你這種沒胸沒屁股的beta,跟我吧,不會讓你吃虧的。」

  佟小桐:「……」

  章浩正要往下說,一陣狗吠傳來,抬頭看去,一隻哈士奇衝過來,猛地撲倒了他。

  佟小桐:兒子幹得漂亮!

  14

  翟群摸了摸伊麗莎白的狗頭,往它嘴裡塞了一大塊牛肉乾以示獎勵。

  翟群喃喃:「沒想到他還敢找你。」

  佟小桐:「?」

  翟群:「接下來一個月我都休假,我教你幾招防身吧。」

  佟小桐崇拜地說:「你練過啊?」

  翟群自嘲:「窮當兵的。」

  佟小桐星星眼:「軍人啊,好帥啊。」

  翟群嘴角不著痕跡地揚了揚。

  佟小桐忽然發現自己太花痴了,忙收斂一點。

  翟群把佟小桐提溜起來,教他防身術。

  練了幾下佟小桐覺得怪怪的:「怎麼這麼像女子防身術啊。」

  翟群坦然地說:「就是女子防身術。」

  15

  翟群繞到佟小桐身後糾正他的姿勢,佟小桐臉都快燒起來了。

  他小聲抱怨:「我也想學真正的格鬥技巧。」

  翟群貼著他的耳朵說:「這個比較實用。」

  翟群口中呼出熱氣,佟小桐耳朵癢癢的,體溫不斷上升。

  翟群:「怎麼,發燒了?」

  佟小桐支支吾吾:「沒,沒事。」

  16

  佟小桐去那家公司把茶杯犬送還給客人,又遇到章浩了。章浩臉上青青紫紫的,腫起老高,完全沒了霸道總裁的范。

  看到他,章浩冷笑了一下,扭頭就走。

  佟小桐:「?」

  反正他也不萌霸道總裁,他才不管章浩又在發什麼神經呢。

  第 2 章

  17

  佟小桐回來後感嘆:「章浩不知道得罪誰了,被揍得好慘。」

  翟群若無其事地說:「哦?他被揍了?」

  佟小桐:「臉都腫了呢,俗話說打人不打臉,誰這麼恨他?」

  翟群:「受教了。你說得對,不該打臉。」

  佟小桐:「?」

  翟群:「別說他了。」

  佟小桐:「嗯,反正也不關我們的事。」

  18

  佟小桐問翟群空下來的時候都幹什麼。

  翟群:「訓練。」

  「……」佟小桐道,「我說休息的時候。」

  翟群:「像現在放假的時候?以前都待家裡。躺著,發呆。」

  佟小桐:「你不陪老婆出去玩哦。」

  翟群瞥了他一眼:「沒老婆,沒女朋友,沒男朋友。」

  佟小桐心中一喜,給自己的套話技能點了個贊。

  翟群又說:「看上一個,在追。」

  「!」佟小桐洩了氣,悶悶不樂地說,「哦。」

  翟群揉了把他的頭髮:「傻乎乎的。」

  佟小桐不滿:「我從小就是三好學生,聰明著呢。」

  「哪聰明了?」翟群道,「以後別把alpha往家裡帶,部隊alpha多,見慣了,一群牲口。」

  佟小桐:「哦。」

  伊麗莎白納悶地看了眼爸爸,爸你不也是alpha嘛。

  19

  翟群和佟小桐橫躺在床上。

  兩人一個動作,望著天花板發呆。

  佟小桐問:「你平時訓練什麼啊?」

  「越野,射擊,攀岩,跳傘,潛水……換著來。」

  佟小桐:「很苦吧。」

  翟群:「要看怎麼比,跟做任務的時候比起來,太輕鬆了。」

  佟小桐識趣地沒問是什麼任務。

  20

  翟群休假結束,再次消失。

  伊麗莎白都快成佟小桐親兒子了。翟群在的時候,佟小桐就喊伊麗莎白名字,翟群前腳一走,他後腳就「兒子」「兒子」地叫起來,十分心機。

  阿仁鄙視,但沒再勸他。

  反正翟群有喜歡的人了,老闆只能單相思。

  阿仁這麼跟小美說的時候,小美臉色很詭異,半晌感嘆:「難怪你能在他那幹那麼久。」

  阿仁:「?」

  小美:「你倆智商水平差不多。」

  阿仁:「得了吧,我們老闆可傻了。」

  小美:「懶得跟你說。」

  阿仁:「哦。」

  小美:「我們什麼時候去開房?」

  「……」阿仁羞跑了,「女孩子要矜持點!」

  他憤憤的。

  小美舔嘴唇:「媽的這麼難搞,我的大唧唧已經飢渴難耐了。」

  21

  阿仁接到老闆電話,臨時要加班。

  「有只小貓生病了,我現在在寵物醫院。」佟小桐說,「你看下店。」

  阿仁:「三倍加班費。」

  佟小桐:「那你回去吧。」

  阿仁:「……」

  22

  阿仁還是看起了店。老闆小氣得要命,但是他講義氣啊。

  23

  章浩看了眼柯傑發來的地址,走進了這家寵物旅館。

  「我是替朋友來看看他家貓的,聽說貓生病了。」

  阿仁:「老闆帶它去醫院了,你是在這等一會,還是老闆回來通知你?」

  章浩:「你們老闆還要多久回來?」

  阿仁看了看手機時間:「差不多半小時吧。」

  章浩點點頭:「我在這等他。」

  24

  阿仁看了章浩好幾次,章浩忍不住問:「你總看我幹什麼?」

  阿仁:「總覺得你有點面熟。」

  章浩:「呵呵,是嗎?」

  阿仁沉默:好想打人。

  25

  佟小桐推開門進店,覺得阿仁臉色有點古怪。

  「怎麼了?」

  阿仁指指給客人提供的注意區:「這隻貓主人的朋友來了,好像是個二百五。」

  佟小桐:「?」

  章浩站起身,臉色不爽:「老闆終於回來了?我是來看甜心的,它怎麼樣了?」

  佟小桐聽到這個略熟悉的聲音,抬頭,和章浩目光對上。

  章浩下意識刷地退後:「怎麼是你!」

  佟小桐無辜:「這是我家店啊。」

  阿仁不動聲色地翻了個白眼,湊在佟小桐耳邊問:「覺不覺得他有點眼熟?」

  佟小桐和他咬耳朵:「他是那天酒吧裡那個。」

  阿仁回憶了一下,大驚失色,去樓上拿了一個拖把下來。

  章浩:「?」

  阿仁皮笑肉不笑:「最近蛇精病比較多,我打掃衛生啊。」

  章浩:前後的邏輯是?

  26

  章浩偵查了一下,既沒看到那隻蠢狗,也沒有那個很可怕不把總裁放眼裡的男人。

  章浩趾高氣昂地走過來:「甜心呢?快給我看看!你們怎麼照顧的?一來就生病了。」

  佟小桐把懷裡有點萎的小貓遞過去:「它剛打了針,困著呢。」

  章浩手忙腳亂抱貓,姿勢很不熟練,小貓被吵醒,抬爪就是一撓。

  章浩:「……」

  佟小桐幸災樂禍,但是他特別善良,摒棄前嫌地教了章浩怎麼抱貓。

  27

  佟小桐看著小心翼翼的章浩,好奇道:「你對你朋友的貓也這麼上心啊?」

  章浩:「它是我朋友親閨女,平時可寵著呢,這才幾天就瘦了。」

  「小貓腸胃不好,換了貓糧吃不慣。」佟小桐盡責地說,「是我疏忽了。」

  章浩斜了他一眼:「你這人還不錯。」

  佟小桐撇嘴:「我是很好啦。」

  章浩:「……」

  佟小桐看章浩含情脈脈地愛撫小貓,忽然腦洞一開,犀利道:「其實你和貓主人不只是朋友吧。」

  章浩一僵。

  佟小桐名偵探附體:「你上次喝醉酒抱著我不撒手,還說別走別走,難道是把我認成了你那個朋友?」

  章浩惱羞成怒:「閉嘴beta!」

  佟小桐退後一點,避開章浩噴湧而出的alpha信息素,用看穿了一切的眼神看著章浩,「嘖嘖」兩聲。

  章浩臉色鐵青著去抓佟小桐,佟小桐得意地跑了。

  28

  佟小桐一回到家,伊麗莎白就「汪汪」大叫。

  「咋了兒子?」佟小桐關心地說,「尿床啦?還是掉毛啦?」

  伊麗莎白:「……」

  29

  翟群風塵僕仆地回來了,伊麗莎白衝到爸爸面前吠了一通。

  佟小桐:「?」

  佟小桐解釋:「我沒虐待它,真的。」

  翟群若有所思地看了眼伊麗莎白,問佟小桐:「你領alpha回家了?」

  「沒,沒啊。」佟小桐大驚,和章浩見面是好幾天前的事了,翟群怎麼還聞得到?

  翟群朝佟小桐走來:「我好像提醒過你,不要帶alpha回家。」

  佟小桐本能地感覺到危險:「我我我真的沒啊!是章浩!你知道的!我就在店裡和他說了幾句話!」

  翟群停下腳步,問:「他去店裡幹什麼?」

  佟小桐急忙把小貓生病的事說出來。

  翟群:「這麼說你們只是說了幾句話?」

  佟小桐狂點頭。

  翟群:「但你身上沾了他的信息素,不然伊麗莎白不會這麼敏感。」

  佟小桐:「那也是沒辦法的事,多少會沾一點。」

  翟群的笑容變得有點可怕:「看來你對alpha的危險性還是認識不夠,光靠說的,你也不會放在心上吧。」

  「?」憑藉著食草動物對食肉動物的本能的警惕,佟小桐想逃了。

  但翟群一手撐在牆壁上,攔住了他的去路。

  佟小桐腿有點軟。

  第 3 章

  30

  翟群的信息素冷冰冰的,同時又霸道極了,穿過了佟小桐衣服的空隙,滲入佟小桐的肌膚,無孔不入的侵略他的身體。

  感覺怪怪的,佟小桐想。彷彿有一隻無形的大手撫摸著他,揉捏著他。

  翟群把他整個困在了自己和牆壁中間。

  佟小桐手足無措地往後縮,恨不得把自己塞牆壁裡去,像只困在籠中的幼鳥,哀哀地看著囚禁自己的主人,無力地撲扇著稚嫩的翅膀。

  佟小桐結結巴巴地說:「我我我知道了,我錯了。」

  他仰起頭,眨著眼睛,試圖喚醒alpha的憐憫,讓他放了自己。

  alpha漫不經心地笑了一下,抬手捻起小beta的耳垂。

  小beta抖了一下,肉乎乎的耳垂霎時變得滾燙起來。

  alpha的信息素也變得火熱起來。

  31

  alpha發情了。

  不會錯的,這種程度的熱度,分明是發情時才會出現的。

  佟小桐整個人都暴露在alpha信息素的沖刷之下,腿也軟,腰也軟,哪都軟了。

  佟小桐:「翟、翟群,你、你是不是、是不是……」

  翟群修長的手指玩弄著佟小桐的耳垂,問:「是什麼?」

  佟小桐羞恥地說:「發、發情。」

  翟群鬆開手,低低地笑了起來。

  佟小桐鬆了口氣,又很羞恥地發現,自己有點失落。

  然而下一秒,他的腰就被翟群滾燙的大手抓住,而後被迫向前一挺,和翟群下半身緊緊相貼。

  「這才哪到哪?」翟群捏著他的下巴說,「佟小桐,alpha遠比你想像得更加危險。」

  32

  阿仁把手在佟小桐面前晃了晃:「老闆?」

  佟小桐兩眼無神,目光呆滯。

  「老闆!」阿仁提高了音量。

  佟小桐回過神,幽幽地看了阿仁一眼,「啪嘰」,倒在了桌上。

  阿仁露出一個猥瑣笑:「老闆你咋了?難道是被……嘿嘿嘿……」

  佟小桐默然無語。

  阿仁大驚失色:「不會、不會是真的吧!誰啊!」

  佟小桐臉頰發燙:「沒有沒有!你想太多了!」

  「是嘛?」阿仁狐疑地瞥了眼佟小桐春情氾濫的臉蛋,「其實老闆你的年紀,性生活什麼的早該有啦。只要離那些alpha遠點就好了。」

  佟小桐:「……」

  阿仁:「你不會真和alpha搞上了吧!」

  佟小桐憤憤不平:「誰規定alpha不能和beta在一起啦?」

  阿仁無奈:「話是這麼說沒錯,可是老闆啊,哪個alpha能抵制得了omega信息素的誘惑呢?可能他現在是真心的,但等到他遇到相容性高的omega,什麼真心啦愛啦都得給下半身了。」

  佟小桐不服:「說不定有人自制力特別強呢。」

  阿仁斬釘截鐵:「不可能有這種alpha存在。」

  33

  佟小桐搜了一大堆alpha和beta結婚的案例,只有零星幾對走到了最後,絕大部分都在alpha遇到了自己的命定omega之後分手了。

  「對不起,以前是我太膚淺了,遇到他以後我才知道什麼是真愛,和omega的結合觸動了我的靈魂。」

  「什麼真愛,分明是被下半身控制了而已。」佟小桐氣哭了。

  阿仁見多識廣的樣子:「大家都是這樣子的嘛,alpha找beta都是結婚前玩玩,因為不會懷孕嘛。」

  佟小桐:「……」

  阿仁安慰他:「老闆,你就當一夜情好了,反正你也不虧,alpha很大吧……嘿嘿嘿。」

  佟小桐被安慰得更氣了:「沒做到最後,就只摸了一下而已,都說了你想太多了!」

  「哦。」阿仁道,「那就更不虧了。」

  佟小桐:「……」

  阿仁:「那他丁丁大嗎?」

  佟小桐:「你能不能別這麼膚淺?」

  阿仁:「哦。」

  佟小桐看了眼周圍,見沒客人,小聲道:「大的。」

  阿仁眼睛放光,也小聲了:「那持久嗎?多長時間射的?」

  佟小桐說了個數字,阿仁瞬間驚悚了。

  阿仁惋惜地說:「那還真該傷心,以後估計找不到這麼久的了。」

  佟小桐嘀咕:「beta的大小也不行。」

  阿仁:「要不然你和我一起喜歡女孩子好了,找個萌噠噠的beta妹子也很好啊。」

  佟小桐:「滾滾滾,別在單身狗這秀恩愛。」

  伊麗莎白打了個噴嚏,納悶地看了看四周,然後又低下頭啃骨頭了。

  34

  為了安慰老闆,阿仁下狠心出了大血,請老闆上高級餐廳吃東西。

  到了地方後的佟小桐:「……」

  佟小桐:「你叫小美來也就算了,你居然還點了情侶套餐,你確定是來安慰我的嗎?」

  阿仁也不好意思:「難得吃一趟,小美也沒吃過呢。情侶套餐是因為今天優惠,我不是故意的。」

  佟小桐:「這個月獎金沒了。」

  阿仁慘叫:「不是吧,請你吃飯還被扣錢?」

  佟小桐:「有意見?不如再來算算你這個月遲到幾次?」

  阿仁:「我說的是,老闆你怎麼能這麼善良!要不是你發我工資,我這輩子都吃不起這麼好吃的東西,老闆你最好了,老闆我愛你!」

  35

  吃到一半,佟小桐看到一個眼熟的人走進餐廳,是章浩。

  章浩身邊是上次生病了的小貓的主人,一個漂亮的omega。

  佟小桐意外:章浩都把人追到了啊。

  過了一會,一個alpha走進來,非常自然地坐在了omega身邊。

  章浩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很滑稽。

  佟小桐:「噗。」

  同是天涯淪落人,霸道總裁也逃不過被秀恩愛的命運,佟小桐一下子心理平衡了。

  章浩聽到一聲噴笑,轉頭一看,頓時黑了臉。

  「……」

  「!」被抓包了。

  佟小桐若無其事地移開視線。

  章浩發現佟小桐之後就有點坐不住。

  為什麼每次都是他?!

  章浩最尷尬的時候都被佟小桐承包了。

  再轉頭偷偷看一眼,佟小桐已經把他拋在了腦後,歡快地吃起了牛排。

  章浩憋屈地轉回頭。

  「你怎麼了?」omega關心地詢問,引來身邊alpha的側目。

  章浩冷冷回視過去,餘光瞥到佟小桐站起身朝洗手間走去,腦中一熱,跟著站了起來。

  「抱歉,去一下洗手間。」

  35

  佟小桐上完廁所出來洗手,一抬頭就從鏡子裡看到章浩靠在門邊看著他。

  佟小桐嚇了一跳,然後裝作沒看到走出去。

  他經過章浩的時候被一把抓住了。

  章浩冷冷道:「無視我?」

  佟小桐:「我們也不熟啊。」

  章浩陰沉著臉,忽然抓著他朝外走去:「跟我走。」

  佟小桐:「?」

  佟小桐:「喂!」

  章浩拉著佟小桐走到omega對面,強行攬著他介紹:「這是我男朋友。」

  佟小桐:「?」

  不遠處的阿仁呆滯臉。

  佟小桐:「!」

  36

  佟小桐生氣了,掙扎道:「放開我!」

  章浩湊到佟小桐耳邊:「幫我個忙。」

  憑什麼啊!佟小桐不干。

  章浩笑笑:「跟我鬧脾氣呢,剛剛看到我就當沒看到,你們吃著,我跟他說說就好了。」

  對面的omega瞭然地點頭,alpha則是嗤笑一聲,不置可否。

  章浩在不斷掙扎的佟小桐耳邊輕聲說:「別動!吃完飯給你五萬,幫我一次!」

  佟小桐很有骨氣地說:「不。」

  章浩:「是不是朋友?幫個小忙!」

  佟小桐堅定地說:「不是。」然後兩手伸出,比了個十。

  章浩深呼吸,勸自己冷靜點:「知道了,十萬。」

  佟小桐心裡比了個勝利的手勢,計畫通。

  「行。」他爽快道,「咱倆誰跟誰?」說著拋了個媚眼。

  章浩頓時沒了吃飯的胃口。

  偏偏佟小桐還叉了一塊肉送到他嘴邊:「親愛的,啊——」

  章浩黑著臉吃掉了。

  37

  「兩位感情挺好啊。」

  佟小桐順口答道:「那是。」

  回答完才發現,對面倆人嘴巴都沒動,一臉驚奇地看著他身後。

  佟小桐忽然覺得剛才的聲音有點耳熟。

  他想到一個人,心裡咯噔一下,僵硬地扭脖子轉頭,翟群英俊的面龐出現在他眼前。

  佟小桐:「……」

  佟小桐:「!!!」

  翟群似笑非笑地瞥了眼章浩,在章浩驚恐的目光中走了過來。

  佟小桐:為什麼我忽然流了冷汗?

  他看了看翟群目光所及之處,章浩的手還搭在自己肩膀上。

  佟小桐忽然覺得不妙至極。

  第 4 章

  38

 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章浩,他覺得自個現在像被捉姦的姦夫。

  章浩看到翟群就臉疼,但是輸人不輸陣啊,只能硬著頭皮說:「你也來吃飯?」

  翟群沒回答他,目光在他搭在佟小桐肩膀上的手上打了個轉,章浩頓時覺得自己已經是個殘廢了。

  他若無其事收回手,假咳一聲,正打算說話,只見翟群伸出手,硬生生從他懷裡把佟小桐拎了出去。因為中間有椅子擋著,佟小桐還下意識抬起了腿,一下子整個人都掛在了翟群的胳膊上。

  章浩:「……」

  翟群的臉色因為佟小桐不自覺的小動作稍微緩和了幾分,放下佟小桐後,說:「去那邊坐著。」

  佟小桐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,幾個人高馬大一看就是當兵的坐在那,其中一人朝他笑。

  佟小桐不認識他們,就問:「為什麼呀?」

  翟群冷笑了一下:「不想過去也行。」

  佟小桐菊花一緊,慌忙去坐了。

  39

  他一坐下,那個衝他笑的兵哥哥就問:「你是不是佟小桐啊?」

  佟小桐:「是我,你認識我啊?」

  兵哥哥笑得意味深長:「我們早就認識你了。」

  佟小桐被這麼多又高又帥的兵哥哥圍著,有點呼吸不上來,扭頭去找翟群,卻發現他不見了。

  不光翟群不見了,章浩也消失了。

  佟小桐有些緊張:「翟群呢?!」

  兵哥哥信口開河:「上廁所去了吧,剛尿急呢。」

  佟小桐吞吞吐吐地說:「他他他不會對章浩做什麼吧?」

  「章浩是誰?剛摟你那男的?」

  佟小桐窘迫道:「我們鬧著玩兒呢。」

  「鬧著玩兒啊。」兵哥哥道,「那你怕什麼?翟群也跟他鬧著玩兒呢。」

  佟小桐:「……」

  佟小桐有點坐不住了,兵哥哥制止他起身去找人的動作,勸道:「你要找過去了,那個章浩就真掛了。再說了,你被吃豆腐,你老公幫你出頭你還不開心啊?」

  佟小桐:「……」

  40

  翟群是一個人回來的,佟小桐心驚膽顫地看著他鼻樑上掛著的一道灰。

  「先走了,這頓算我賬上。」他在桌上丟了張卡,就拎起佟小桐走了。

  佟小桐四下張望,沒發現章浩,不禁哆嗦了一下。

  翟群:「冷?」

  佟小桐搖頭,乖巧地窩在翟群懷裡,眨著眼睛看他。

  翟群笑了笑,把他塞副駕駛上,扣上安全帶,開車回了家。

  41

  車開進車庫,佟小桐解開安全帶準備下車,開門的時候卻發現門被鎖住了。

  佟小桐提醒翟群:「開門。」

  翟群轉過身看他:「這一路過來,你沒什麼想跟我說的?」

  佟小桐往後縮了縮:「有、有吧。」

  翟群看他。

  「我都憋了一路了,你讓我說的啊。」

  「說。」

  佟小桐顫巍巍指著他鼻樑說:「這、這沾上灰了。」

  翟群:「……」

  翟群傾過身來,一隻手撐在椅背上,一隻手捧著佟小桐的臉,說:「佟小桐,你喜歡我。」

  他目光深邃,眼中滿滿都是佟小桐的倒影。

  佟小桐大腦都缺氧了,底氣不足地指責:「你怎麼這樣,你這是耍賴皮。」

  「錯了。」翟群說,「跟著我說,你喜歡我。」

  佟小桐:「你喜歡我。」

  「對。」翟群親了親他,以示鼓勵,「我喜歡你。」

  佟小桐的大腦一下子當機了。翟群低下頭,溫柔地親他的嘴,吻他的臉,撫摸他的身體。

  佟小桐全身發軟,任由翟群施為了。

  42

  「這是獎勵。」翟群捏了捏佟小桐的臉頰,「接下來是懲罰。」

  佟小桐迷茫了片刻,瞬間清醒了:「什麼……什麼懲罰?我什麼都沒幹,我不要懲罰。」

  翟群冷冷道:「是嗎?那你今天為什麼和章浩一起吃飯?」

  「是你誤會了。」佟小桐急急忙忙把和阿仁小美去吃飯結果偶遇章浩的事說了出來。

  他一邊說一邊抵擋翟群懲罰他的大手,不知不覺,衣服被剝光了。

  翟群:「只是配合他演戲,就抱一塊了?」

  佟小桐:「哪有抱一塊!就是稍微摟了一下下而已。」

  佟小桐很委屈:「而且你之前都沒說……說喜歡我。」

  翟群捏著他胸前一點說:「我表現得還不夠明顯?」

  佟小桐羞恥地說:「別在這。」

  翟群:「貼膜了,外面看不到。」

  佟小桐一點都沒被安慰到,他都脫光了,翟群還穿得整整齊齊呢。

  翟群把他整個人摟在懷裡,說:「我擋著,別轉移話題。」

  佟小桐一屁股坐在了翟群的膝蓋上,隔著薄薄的布料,很輕易地感覺到一個巨大的突起。

  佟小桐害怕地說:「你放開我。」

  翟群:「這是我喜歡你的證明,你不喜歡嗎?」

  佟小桐怕得發抖,可心底最隱秘的地方已經軟成了一汪水,恨不得翟群現在就懲罰他。

  翟群舔了舔他的耳根:「跟別的alpha一起吃飯,還這麼不誠實,我必須懲罰你。」

  他一邊說,一邊往底下伸手。

  佟小桐急哭了:「不行,我們不能這樣。」

  翟群把拇指順利地頂了進去,看著佟小桐一個痙攣,眼角溢出淚花,問他:「不能哪樣?」

  佟小桐:「你是alpha,我是beta,我們怎麼能在一起?」

  翟群:「為什麼不行?」

  「你會遇上你的命定omega的。」

  翟群面色一沉,粗暴地把食指也頂了進去,草草擴張後,拉開了褲子上的拉鏈。

  佟小桐一呆,本來只有三分委屈,還是為了撒嬌,這下可成了十分的委屈了。

  他掙紮起來,可beta的力氣怎麼可能敵得過alpha?還沒等他撲騰出水花,就已經被攻城掠地了。

  43

  早上八點,阿仁打電話來:「老闆你沒事吧,今天都沒來店裡哦。」

  佟小桐啞著嗓子苟延殘喘:「沒。」

  阿仁被嚇了一跳:「你……你受傷了?」

  佟小桐趴在床上說:「你幫我看一天,今天不去店裡了。」

  阿仁:「好的。」

  兩人沉默了片刻。

  佟小桐受不了地說:「想問就問。」

  阿仁馬上說:「昨天我看到你和那個alpha走了。老闆你可以啊,左手一個alpha,右手一個alpha。」

  「屁。」佟小桐反駁,「那個章浩我不熟。」

  阿仁會意:「所以後來來的那個alpha你很熟咯。」

  佟小桐振奮起精神,得意洋洋宣佈:「昨天晚上他變成我男朋友了哈哈哈哈。」

  阿仁犀利道:「所以你嗓子就是這麼啞的?」

  佟小桐不回答。

  阿仁:「爽嗎?」

  佟小桐:「爽!特別大,特別久!我還要裝作不情願,累死我了。」

  「……」阿仁說,「最後還是找了個alpha……唉,你自己長點心吧。」

  佟小桐沉默了一下。

  阿仁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,轉移了話題,倆人又聊了會,掛了電話。

  43

  剛把手機放下在床上打了個滾,佟小桐就看到門口站著翟群,嚇了一跳。

  他不會聽到了吧?關於很爽,很大,很久的那些話……

  翟群意味深長道:「受教了。」

  佟小桐:「?」

  翟群:「你以後可以繼續裝作不情願,我也可以假裝不知道。」

  佟小桐:「!」

  佟小桐矇住被子裝死。

  翟群把手裡的東西扔在他旁邊。

  佟小桐在被子裡躲了半天,感覺外面沒動靜,探出腦袋看了看,翟群不知道去了哪裡,枕頭旁邊丟著一份厚厚的報告。

  他好奇地撿起來一看,封面上清楚地寫著:

  《翟群上尉的抗omega信息素測試結果》

  44

  佟小桐躡手躡腳地走出去,伊麗莎白看見他,高興地跑過來朝他身上一撲,佟小桐腰酸腿軟,一下就被撲倒了。

  「!」佟小桐的屁股磕在了地上,疼哭了。

  翟群聽到動靜說:「伊麗莎白,離你媽遠點。」

  「汪。」伊麗莎白不開心。

  佟小桐給它塞了顆牛肉粒安慰它,然後一瘸一拐地走進聲音的來源——廚房。

  「好香啊。」

  翟群瞥了他一眼:「粥,吃嗎?」

  佟小桐點頭。

  翟群拿起勺子,打開鍋蓋,攪了攪粥,廚房裡頓時被暖暖的香味填滿了。

  佟小桐看著他忙碌的背影,吸了吸鼻子,走過去抱住他的腰。

  「我看到了。」佟小桐說,「你們軍人還做抗omega信息素訓練啊?」

  翟群拖著背上的大型掛件切蔥,頭也不回地答道:「嗯,我這個項目的成績一直是全軍第一。」

  佟小桐感動地說:「你真好。」

  翟群:「有次執行一個救人的任務,本來以為是beta,誰知道半路上發情了,隊裡幾個alpha都被引得發情,當場打了起來。」

  佟小桐:「然後呢?」

  翟群:「我把他們都打暈了,一個人把五個人背了回來,走了二十幾公里,回來就吐了。」

  佟小桐一邊為他的體力折服,一邊納悶地說:「你一點沒被omega影響?」

  「影響是有點,但是當時想,要在這交代了,以後討媳婦兒怎麼辦?」翟群轉過身來,低頭看著他說,「信不信我了?」

  佟小桐緊緊抱著他,眼睛潮潮的:「翟群,你真好。」

  翟群敲他頭:「叫我什麼?」

  佟小桐埋在他胸口,乖乖道:「老公。」

  伊麗莎白走過來,坐在爸爸媽媽腳邊,搔了搔頭:「汪。」

  ——正文完——
 

Comment

Add your comment